被融資服務遺忘中小企業幾與天量信貸無緣

來源: 融資     發佈時間: 2009/4/15 上午 11:26:56   返回  打印
近期多措並舉下,我國貸款總量激增,經濟呈回暖趨勢。 但令人擔憂的是,權威金融人士向《瞭望》新聞周刊反映,一季度貸款結構中,服務中小企業為主的短期貸款僅佔25%,且2月比1月銳減3000億元,中小企業融資難似乎在加劇。
我國目前有4000多萬家中小企業和個體工商戶,創造了GDP總量的近6成、納稅額的近5成,吸納城鎮90%的就業。中小企業是大企業發展的基石,帶動經濟體擺脫金融危機的“活躍細胞”,不該成為倍受融資服務冷落的“遺忘角落”。

“融資難”百象

《瞭望》新聞周刊近日採訪江蘇、陝西數十家中小企業及金融機構了解到,中小企業融資難已存在多年,輕紡、涉農等民生類行業,軟件、互聯網等現代服務業長期貸款稀少。而國際金融危機又把貿易型、出口加工型企業拉入貸款難行列。

“紡織業貸款難不是一朝一夕,因為行業平均利潤率低,不足3%。”無錫江陰毛條廠總經理肖錦文告訴本刊記者,除了極少數上市公司和地方扶持的骨幹企 業,90%以上紡織企業貸款很難,它們在資金緊張時,主要靠大企業拆借,“紡織業貸款利息只有幾個點,而房地產業即便在低迷期也有十幾個點,銀行當然傾向 後者。”

“軟件行業有許多拳頭型的產品,就是因為沒有好的融資和發展環境,最後胎死腹中。”中國軟件行業協會常務理事、江蘇新思維軟件公司總裁張曉冬介紹說,中小軟件企業的生長每一步都需要資金,往往一口氣喘不過來就會死掉,但小企業能貸到款的很少。

與銀行打過多年交道的張曉冬認為,軟件行業本質上是“靠人腦來賺錢,而人腦並不可靠”,軟件的價值瞬息都在變化,一旦出現問題銀行就會賠本。因此,軟件企業貸款難的瓶頸是缺少資產抵押。

中國製造網總裁沈景華很無奈地告訴本刊記者,“互聯網行業中,好的企業不需要貸款,因為有風險投資;差的又貸不到款,銀行認為只會燒錢,不會賺 錢。 ”江蘇365網絡公司總裁胡光輝也深有感觸,“互聯網行業的小企業在獲得風險投資前,都像老鼠一樣憑藉頑強的生命力四處亂拱。”

“三年一小難,五年一大難”是中小企業的規律。由於向銀行貸款困難,一些企業只能通過地下錢莊或典當行借高利貸。陝西一位企業負責人向《瞭望》新聞周刊介 紹:“為了救急,借高利貸是常有的事。高利貸月息5%,借100萬元一年還息60萬元。不僅利息高,而且不少有黑道背景,風險太高。”

“中小企業融資難已有10多年,現在比以往更甚。”採訪中,江蘇銀監局局長於學軍告訴《瞭望》新聞周刊,我國並不缺少貨幣,近幾年每年新增美元儲備 3000多億,相當於每年在社會上多投放2萬億人民幣。但是從一季度貸款結構看,貨幣主要在國有大項目與銀行間流動,中小企業融資問題沒有解決。

於學軍說,我國30年改革開放已經建立起外需拉動增長的模式,經濟外向度達40%。金融危機導致外部需求急劇萎縮,給我國的出口產品造成終極市場 衝擊。去年以來,東部許多中小企業十分困難,效益好的企業紛紛償還貸款,收縮經營,而效益差的企業銀行不敢貸,“當前企業慎貸與銀行惜貸並存。”

融資鏈條多處“梗阻”

江蘇銀行副行長劉昌繼告訴《瞭望》新聞周刊,行業發展有其自有的周期,越是在行業的低谷期,貸款風險越大。銀行本身也是企業,從自身利益考慮,會 嚴格控制這個行業的授信,各銀行總行往往會對一個行業嚴格設限,“去年,在金融危機下進入低谷的冶金、輕紡、汽車、外貿等行業,都可能出現全行業虧損,誰 敢放貸呀?”

“擔保行業是解決中小企業融資難的重要一環。但是金融危機衝擊下許多小企業破產,擔保公司損失慘重,各地已經消亡了一批。”南通市擔保行業協會一位負責人 向本刊記者介紹說。根據南通市銀監部門調查,2008年1月-9月,南通市17家曾與銀行合作的擔保機構出現代償現象,累計代償金額6500萬元,同比增 加2.2倍。

正規的擔保公司經營難以為繼,掛著擔保公司招牌的高利貸公司卻賺取昧心錢。目前南通市有78家擔保公司,其中有70%不做信用擔保業務,而是靠變相吸收存款、發放貸款搞“錢莊”生意,為民間融資擔保牟利,令中小企業雪上加霜。

“高新技術企業是抗擊金融風暴的有力武器,現在創投基金、社會資本並不缺乏,只是苦於找不到合適的投資對象。”江蘇省創業投資協會秘書長郭順根介紹道,國 家對高新技術領域的中小企業有優惠政策,對於投資高新技術企業,投資額的70%可以抵稅,“江蘇有幾十萬家中小企業,但是通過科技部門認定的高新技術中小 企業只有1000多家,而創業投資公司就超過200家,可供創投公司選擇的企業太少了。”

銀行畏懼放貸風險

受訪的多位銀行人士介紹,中小企業融資難是世界性難題,絕非銀行一家能解決。中小企業貸款前期評估風險大、貸後管理成本高,“吃力不討好”。

華夏銀行南京玄武支行經理魏振浩告訴本刊記者,中小企業貸款首先是前期評估風險大。 “一是抗風險能力不強,平均壽命就是3-5年;二是信用程度低,企業主素質參差不齊,偷漏稅普遍,賬目多數是假的,真實經營狀況難以了解清楚;三是普遍缺乏抵押物。”

魏振浩說,目前從事中小企業貸款的主要是中小股份制銀行,“小銀行原本人手就不夠,一個支行通常二三十個人,而轄內中小企業多達上萬戶,怎麼做得 過來?同樣是做企業貸款,做一個小企業,一年也就幾十萬,而做一個大企業一年就是幾千萬貸款。大企業風險並不比小企業大,而信貸員耗費的精力相同,當然願 意選擇做大企業。”

因此,南京銀行副行長禹志強說,“近期雖然各家銀行都成立了小企業貸款部門,但真正花費大量精力去做的並不多。”南京銀行是一家專門針對中小企業的銀行,目前小企業放貸一次審核通過率達到50%,接近國際先進水平。

“隨著小企業貸款的增加,我們發現耗費的人力、財力都很大。”禹志強說,不僅是貸前的營銷和風險控製成本高,貸後的管理與結算成本也很高。貸款前,為了摸 清企業情況,銀行要配備充實的營銷人員,安裝小企業貸款的信息系統。因為小企業應付不了煩瑣的各項稅收,做假賬現象普遍。貸款後,各家銀行對不良貸款的核 銷以及責任追究都非常嚴格。

比如,銀行損失的不良貸款需要核銷,走這個程序就要理清責任,是企業的問題要出具證明,又涉及到法院、工商部門。對於已經破產消亡的小企業,司 法、行政機關都不會輕易出具證明。小企業破產後不會主動去工商局核銷註冊登記資料,工商部門要到年底申報時才能發現。而在法院,經濟類案件非常多,小企業 都是幾十萬的小案子,法院的精力也顧不過來;即便判下來,執行起來也被排在後邊,執行期一般要半年到一年。

銀行現在要求責任追究到人,一出事就要處理人。從實踐來看,小企業不良貸款追究起來漏洞最多,有許多是信貸員難以發現的,一旦出問題也造成人力資源損失。

多位銀行人士反映,小企業貸款不僅成本高,經營效益也比不上政府、國有企業的大項目。政府近年來財力增長快,做政府背景大項目能使銀行自身獲得快速發展,風險又小。 “每家銀行的目標都是更大更強,中小企業貸款做多了,會限制自身發展。”有銀行人士坦言。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