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貸下滑不必過憂結構調整才是重心

來源: 融資     發佈時間: 2009/9/2 下午 05:00:29   返回  打印
8月份的信貸投放,似乎已經退去盛夏的狂熱,露出一絲秋意。據報導,四大銀行8月份信貸投放量約1350億元,一些股份制銀行甚至傳出基本停止放貸的傳言。
8月份的信貸投放,似乎已經退去盛夏的狂熱,露出一絲秋意。據報導,四大銀行8月份信貸投放量約1350億元,一些股份制銀行甚至傳出基本停止放貸的傳言。因此,8月份信貸投放將在7月的基礎上毫無懸念地回落,很可能不足3000億元。

劇減的新增信貸投放,讓一向對流動性十分敏感的市場充滿了恐慌。在8月的最後幾個交易日,股市更是出現了大幅的回調,單日跌幅不斷刷新年內紀錄。房市的暖春也逐漸退去,久違了的打折、團購促銷信息開始出現。
應當如何看待進入三季度以來銀行信貸投放量的變化?信貸的大幅收縮,真的是貨幣政策開始收緊的結果嗎?未來流動性的走向將會如何?顯然,如果不對 這些問題進行梳理、做出理性的判斷,不僅無助於舒緩市場中的恐慌情緒、重樹社會各界對經濟復甦的信心,也會影響對宏觀經濟走勢的研判。

需要明確的是,上半年實際操作中過度寬鬆的貨幣政策帶來的信貸狂飆已經終結,但對當前信貸大幅收縮過分擔憂卻大可不必。歷史低位的市場基準利率和仍然居高不下的貨幣增速,意味著下半年資金供給仍將充裕。

儘管從表面上看,進入7月份以來,銀行信貸確實出現了明顯的收緊態勢,相關管理部門似乎都為銀行信貸的收緊作出了明示或暗示。但是,如果深入分析,可以發現,銀行信貸並沒有出現實質性的緊縮局面,只是因為票據融資到期騰挪出來的存量信貸空間,造成當前信貸增量驟減。

在上半年,特別是在一季度,銀行新增信貸的井噴,票據融資可謂居功至偉。由於當前銀行商業票據的最長期限為6個月,1月份的票據融資,實際上在7 月份已經到期。因此,可以認為,進入7月份以來新增信貸的降溫,票據融資亦是功不可沒。在7月份3559億元的金融機構新增信貸中,如果剔除票據融資規 模,中長期貸款增長5514億元,與1~7月份平均月度新增水平6500億元相差並不大。可以認為,7月份實際信貸規模依然保持了較為旺盛的勢頭。

再看8月份,需要指出的是,2月份4870億元的票據融資增量,創下了今年以來的最高值,若按照這些票據都是6個月的期限來計算,8月份將有近 5000億元的票據融資到期。這就意味著,在分析8月份新增信貸規模的時候,必須要考慮到近5000億元商業票據到期造成的信貸空洞。另外,由於今年3月 份的票據融資為3691億元,儘管規模小於前2個月,但顯著高於4月份以後的票據融資規模。因此,9月份的票據到期問題亦為未來保持信貸增量提出了很大的 挑戰。

不可否認,一季度票據融資的飆升,使得三季度各月的新增信貸都可能出現失真的問題。票據到期在客觀上為商業銀行保持信貸增量增加了難度——僅是消 化和填補票據到期而騰挪出來的空間,就可能造成部門信貸存量表現為負增長。因此,在三季度即使新增信貸出現零增長甚至負增長,也不能武斷地認為信貸出現了 緊縮或者大幅收窄。

通過對數據的分析,可以認為當前還不必過分擔憂所謂的信貸緊縮。事實上,上半年信貸規模“井噴”,已經暴露出一系列的問題,比如,信貸資金違規流 入股市、樓市,不僅刺激了市場的投機氣氛,也帶來了銀行業信貸資金的安全隱患。另外,從空間上看,前期信貸投放進入相關產業、行業的規模和速度並不一致, 產業間獲得信貸資金難易和多少的差異度很大,這使得不同產業在復蘇步伐上出現了“跑得快”和“跑得慢”現象,而由於獲得信貸資金量的不均,導致出現部分產 業資金支持不足以及部分產業產能過剩並存的現象。

進一步看,即使是上半年高達7.37萬億元的天量信貸,進入中小企業的資金連10%都不到。在貸款難的擠壓下,多數中小企業只能靠自有資金慢慢滾 動發展,急需用錢就在民間高息拆解,這對於在金融危機衝擊下處境艱難的出口導向型中小企業,形勢非常不利。中小企業在促進經濟增長和解決就業方面發揮著不 可替代的作用。因此,如果中小企業的發展問題不能得到很好的解決,那麼必將阻礙實體經濟的進一步復甦。

當前,拉動經濟發展的重點已經轉移到“保增長”基礎上的“調結構”。在當前的形勢下,更重要的任務,是如何積極調整信貸投向結構,能否根據各行業 復甦的趨勢、進程,更加優化地配置資金,把寶貴的資金用到真正能夠推動經濟上升的地方,為實體經濟復甦提供強大的保障。也只有將信貸資金更多地引導到提升 經濟增長質量和結構優化的行業中,才能從根本上為經濟的長期均衡增長奠定堅實基礎,同時也能更大程度地保證信貸資金的安全和收益。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