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把信貸政策界限有效抑製過剩產能

來源: 融資     發佈時間: 2009/10/22 下午 03:30:13   返回  打印
在克服國際金融危機影響、我國經濟數據喜訊頻傳的今天,政府及時出台對過剩產能的壓縮政策適當其時。業內專家表示,宏觀調控更加註重推進結構調整,更加重視經濟發展的質量。
在克服國際金融危機影響、我國經濟數據喜訊頻傳的今天,政府及時出台對過剩產能的壓縮政策適當其時。業內專家表示,宏觀調控更加註重推進結構調整,更加重視經濟發展的質量。銀行業如能從嚴把握信貸政策界限,對有效抑製過剩產能明顯意義重大。

    近年來,消費結構的不斷升級和工業化、城鎮化進程的加快,帶動了鋼鐵、水泥、電解鋁等行業的快速增長。但由於經濟增長方式粗放,體制機制 不完善,這些行業在快速發展中出現了盲目投資、低水平擴張導致生產能力過剩等問題,給經濟和社會發展帶來了諸多負面影響。目前更多專家擔心的是,為了應對 金融危機帶來的“庫存過剩”威脅,傾向於“鐵公基”的4萬億元刺激計劃幫助過剩產業部門“去庫存化”的同時也造成了鋼鐵、水泥、玻璃、化工等過剩的上游部 門的擴張沖動,產生“重新過剩化”,而且重新過剩化的規模甚至要高於原來的“庫存”。前不久,國務院和發改委同時警示對鋼鐵、汽車以及新能源行業的產能過 剩問題。所以,對於目前經濟復甦來說,僅有速度是不夠的,產能過剩如果得不到有效控制,經濟也就難以可持續發展。

    長城證券宏觀分析師吳土金表示,適度寬鬆貨幣政策驅動的中國式複蘇已無懸念,貨幣驅動的經濟回升將進一步體現在未來幾個季度的經濟指標 上。在經濟總量指標即將重新步入高增長區間,保增長第一階段任務順利完成之後,需要更多關注中國經濟的內外部失衡問題,以及本輪寬鬆刺激政策對經濟結構的 影響。為了緩解內外部壓力,保證經濟增長的可持續性,當前需要將宏觀調控的重點由總量轉向結構。

    實際上,金融主管部門的信貸政策一貫秉承的都是優化貸款結構,堅持有保有壓。央行、銀監會為了配合國家宏觀調控和產業政策調整,更曾多次 出台指導銀行業優化結構調整的政策措施。畢竟,信貸投向產能過剩的行業,不僅影響經濟結構的調整優化,勢必加大信貸自身的風險,最終影響銀行業的資產質 量。

    央行副行長馬德倫日前也再次表示,要加強政策指引,積極推進信貸結構調整,處理好保增長和調結構的關係。要積極引導金融機構,落實有保有 控的信貸政策,積極加強對中小企業就業薄弱領域的信貸支持,限制對產能過剩和重複建設的貸款,提高信貸質量和效益。他強調,這是處理好當前與長遠經濟穩定 發展的關鍵所在。

    近日,銀監會主席劉明康在銀監會第四次經濟金融形勢分析通報會上也強調,銀行業金融機構要密切跟踪宏觀經濟走勢和產業結構調整趨勢,科學 把握信貸節奏,加強風險管理的制度和機制建設,落實國家各項宏觀調控和產業政策,在支持國家經濟發展的同時,繼續保持銀行業的穩健運行。

    對外經貿大學金融學院副院長丁志傑對本報記者表示,各銀行業金融機構要切實加強風險管理,進一步優化信貸結構就必須堅持“區別對待、有保 有壓”的方針,其具體體現就是用信貸的“閘門”把好“保什麼”與“壓什麼”的關口。商業銀行要圍繞國家“保增長、擴內需、調結構”的要求,以及國家產業政 策、產業調整和振興規劃的實施,將信貸資源有效配置到國家重點支持和鼓勵發展的領域,嚴格限制對“兩高一資”、產能過剩行業的新增授信。與此同時,商業銀 行還要從授信盡職調查、貸款發放等環節把好關,絕不能脫離客戶的有效信貸需求發放貸款。

    試想,如果當前對於產能過剩行業所帶來的風險沒有高度關注,後果會怎樣?近日,國家發改委已將產能過剩的鋼鐵、水泥、平板玻璃、煤化工、 多晶矽、風電設備六大行業列為調控和引導的重點。以鋼鐵為例,目前的生產能力是6.6億噸,需求4.7億噸,過剩1.9億噸,現在還有5800萬噸的在建 項目,過剩異常嚴重。而部分這樣的企業可能目前發展速度較快,表面經濟效益較好,不少金融機構爭相追捧,其實信貸風險正在加劇。未來最終風險還是會落在銀 行身上。

    丁志傑認為,今年以來,雖然銀行業不良貸款繼續實現“雙降”,但在不良貸款數據“雙降”的背後,信貸高增長下的風險隱患也在積聚,需要高 度重視,有效化解。盡快抑制產能過剩,把有限的信貸資源引導和集中配置到調整存量、優化增量,培育新的增長點上,不僅對實現產業的良性發展,而且對轉變發 展方式,實現經濟未來可持續發展具有重要的意義。正如劉明康所言:“要從嚴把握信貸政策界限,切實加強重點行業授信管理,做好授信風險監控。堅決貫徹落實 國家經濟結構調整政策,繼續做好有保有壓工作,加大對國家重點工程、小企業、三農、保障性住房、重大科技專項、高門檻、不可替代型服務性行業以及節能減排 等行業的信貸支持”。
回到列表